《婚姻是叛逆的童话》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

第5章 被人算计
宁晚淡笑,“哪有,静知你是最美的!”

楚静知看着她笑了笑,眼神却瞥向另一处,看见的却是林天佑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带着夏暖出现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微微蹙眉,“晚晚,他那样对你,你为什么不离婚?原来他还顾忌一下,可现在他倒是一点儿都不顾忌了!”

宁晚朝着楚静知看的方向看去,看见的是林天佑挽着夏暖朝这边走来,细心呵护的模样,仿佛夏暖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那样的小心翼翼。

不由得微微冷笑,却没有半点儿的在意。

“现在还不能离!”眸光却眺向远方,“在这段三角恋中,终归是我插足了他们之间!”

“晚晚,你才是林天佑的妻子,是名正言顺的林夫人!”楚静知有些生气的说道。

“可他不爱我,我也不爱他,如果不是爷爷逼迫,他不会娶我,而我亦不会嫁他。”宁晚叹息道。

就在这时,楚静知的丈夫皇甫凌走了过来,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男人,看那打扮,应该是今天的伴郎。

这是宁晚与陆景承第一次见面,俊美无双,内敛却又深不可测,这样的男人比林天佑,甚至比皇甫凌还要优秀,可她却也知道,这样的男人招惹不起。

“静知,你们在聊什么?”皇甫凌走了过来,揽过楚静知的腰。

楚静知看出宁晚的窘迫,随即摇了摇头,转移话题,看着陆景承,“晚晚,我给你介绍个人,他是皇甫的同学,可厉害了!”

宁晚却看了看陆景承,对着他礼貌性地笑了笑,“静知,你去准备吧,我头疼,我去天台休息一会儿,观礼的时候再出来!”

楚静知点了点头。

陆景承看着宁晚离去的背影,不得不承认,确实很漂亮。

宁晚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跟在她身后,她走到天台觉得不对,随后又转变了方向,向新娘化妆的房间走去,正当她准备关门时,一个服务生端着一杯果汁站在她面前,说是楚静知给她的,她也没多想,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就进了房间。

而婚礼场上,皇甫凌招呼着来的宾客,而楚静知站在他身边,在人群中,她看见自己的姐姐楚静染和她使了个眼色,她笑了笑,随后将一杯酒端给了陆景承。

“陆少,今儿多谢你的帮忙了,这杯酒,我敬你!”

陆景承接过酒,“祝你们新婚快乐!”随后想也没想就喝了下去,可才喝下去不久,就觉得身体异常,他眸看向楚静知,阴鸷得可怕,却没发作,只是和皇甫凌说了一声,就转身向楼上去——

宁晚躺在楚静知化妆的房间里,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越来越热,她猛然想起那杯果汁,才知道,自己大概是中招了,于是,她撑着身子起身,想离开这里,可才一开门,就被高大结实的体魄给压制住了——

黑暗当中一双鹰隼般的利眸散发着冷芒,心火翻腾,一只大手覆在宁晚的脸颊一侧,沉重的呼吸随后落了下来。

“你滚开……”宁晚嘶吼道,可她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惶恐地向后退了几步,直到身体撞向了冰冷的墙壁,退无可退,刺骨的寒冷,让她恢复了片刻的清明,可下一刻,男人如凶猛的野兽般,扑了过来——
第6章 陆景承,你去死
他的身体炙热,沉重的身躯将她压在身下,伴随着衣衫碎裂的声响。

宁晚在想要挣脱,可她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因为她也被下药了,有些事不过是凭着自己的本能去做,直到身体的疼痛,让她忽然生出一丝绝望,泪水无声的落下。

而伏在她身上的男人,浓重的呼吸,与她交缠在一起。

他就像一个不知餍足的兽掠夺着她的一切。

直到最后,宁晚因承受初经人事的痛楚。

陆景承看着头疼的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起,脑海中闪过的都是刚才的疯狂,占有,还有眼前女人,想起楚静知端过来的那一杯酒,如果她不是皇甫凌的老婆,他断然是不可能放过她。

可如今,该怎么办?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狠狠的一巴掌就已经扇在他脸上,陆景承黑着脸,冷哼一声,语气冰冷骇人,“这一巴掌就当做是赔给你的,如果有下次,宁晚,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宁晚死死咬住嘴唇,血顺着她的唇流下来了。

这件事不能让人知道,谁都不可以。

如果被知道了,宁氏会面临巨大的危机,而她作为宁氏掌权人也会被人质疑,被那对母女有机可趁。

“我不希望传出任何的风声,若是让我听到什么有的没的,宁晚后果你承受不起!”陆景承站起来,穿好衣服,随手掏出支票,签好名丢给了宁晚,“你自己填个数,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传出去,对你也不好吧,听说你已经结婚了!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林家少夫人居然还是处女?!”理了理衣服,陆景承看向宁晚,眸色微沉,顿了顿,“别想着和我较劲儿,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你自个儿!”

宁晚愤恨的扬起手,掌还没有落到陆景承的脸颊上,就被他抓住了,“宁晚,找死是不是?”

随后,陆景承一把推开她,冷冷的起身。

“陆景承,你去死!”宁晚将那张支票撕得粉碎,丢在了地上,指甲嵌入掌心,血从她的手心滑落,染红了雪白的被子。

她就那样看着那个夺了她第一次的男人潇洒转身离去,而她不知道的是,他们之间的纠缠才刚刚开始,怎么都逃不掉。

后来,她想打电话给楚静知,可自尊心却不准许,有些事,她只能独自一人承受。

宁晚抱着自己的双腿,坐在床上,就那样坐了许久,直到手机响起,她才回过神,接通了电话。

“晚晚,我是爷爷,晚上你与天佑回来一趟吧!”

宁晚顿了顿,声音有些沙哑,“爷爷有事吗?”

“你盛爷爷从欧洲回来了,给你和天佑带了礼物!”

“好!”

宁晚挂了电话,站起身来,看着满身的痕迹,她可以想象得到昨晚她和陆景承到底有多么的疯狂,她以为今夜的事,就这样就完结了,她和陆景承以后,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可后来她才明白,她和陆景承的纠缠才不过刚刚开始。
第7章 出轨丑闻
傅氏总裁办公室内。

皇甫凌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他,有些窘迫,“景承,对不起,这件事是静知的错,她以为这样是为静染好!”

“皇甫,回去告诉你老婆,若再有下次,别怪我不留情面!”

“我知道了,我已经训过她了!”皇甫凌笑嘻嘻地说道,可想到宁晚,却又不得想看起好戏来,“那晚晚那边,你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莫不是你以为,我会因为上了她,就要对她负责吧?”

“不然呢?”

只见着陆景承闲适的靠在椅子上,优雅的点燃了一支烟,烟气萦绕,他过分英俊的脸庞若隐若现,透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那需要我陆景承负责的人不要太多了,只怕静苑都住不下了!”他不冷不热的回了句,“况且你别忘了,皇甫,她已经结婚了!”

“景承,这件事我不管你怎么处理,但别用你的手段去处理晚晚,她也是受害者!”皇甫凌轻声说道,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是真如楚静知的愿和楚静染睡了,也比和宁晚。

“我给了她钱,可她不要!”

“晚晚她性子倔,她不会要你的钱,她要的只是希望这件事淡化!”皇甫凌站起身来,长长的叹息,随后就要离开,却走到门口处,又停了下来,“景承,晚晚是个好女人,她承受得太多,答应我,别伤害她。”

“如果这件事就此掩埋,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可这件事传出去了,那对不起,皇甫,她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身后突然传来陆景承的淡淡的声音,深邃的眸子越发阴沉,“这件事我不想她知道!”

“可景承你也该知道,你和她这辈子都没可能,只要伯父伯母在,她就永远不可能和你结婚!”

“够了,皇甫,你的话太多了!”他的话里已经有了一丝怒气。

皇甫凌摇了摇头,想他陆景承何曾怕过谁,居然也有不想面对的问题,“好了,事情出了终归是要解决,但景承,只要没有人知道这事,晚晚是绝不会和别人说,你放心好了!”

他推门出去之后,陆景承点燃烟,一屋子的烟雾缭绕。

没想到的是,这件事会在第二天早上悄无声息的上了各大新闻的头版头条,标题是林氏少夫人与陆氏总裁在皇甫总裁的婚礼上共度良宵。

此报道一出,所有的媒体都大肆宣传,一时间舆论哗然。

大致不过说,宁晚作为林夫人还水性杨花出轨,连累导致宁氏的股票下跌。

这件事对宁氏已经形成打击,而她出了这样的丑闻,自然给了宁向毅一个机会,扇动董事将她从董事长的位置赶下来,所以她没时间去理会这段丑闻,只想去林家,向爷爷解释。

可她去了,爷爷不肯见她,只是让管家说了一句,说爷爷对太失望了。

宁晚却还是不肯走,执意站在大铁门外面,看着管家说,“林伯,求你跟爷爷说说,我真的有事求他,我是被人冤枉的!”


推荐阅读指数:★★★★★


《婚姻是叛逆的童话》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婚姻是叛逆的童话》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婚姻是叛逆的童话》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ianmiqingge.com/?id=395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