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高冷:王妃带球跑》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第三章 回京
看着司南在药田里忙碌的样子,真不知道她给穆哥哥灌了什么迷魂汤,都这个样子还向着她!

“是我对不起他,毁了他的声誉,改日我定当上门赔罪。”

“上门赔罪?你真不会认为自己成为摄政王妃,就可以高高在上俯视我们这帮小老百姓吧!”

如玉闻言有些癫狂,此时早已将父母的叮嘱都抛之脑后,现在的她只想撕下司南那张永远风轻云淡的面孔,将她狠狠的踩在脚下!

她停下手上的动作,双目直视如玉,看见了她眼底的疯狂,“那你想怎么样?”

“哈哈哈,我想怎么样?我想你永远都不要出现在穆哥哥眼前!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瞪大双眼的如玉,用近乎嘶喊的声音说出一直藏在心底的话。

司南看着眼见疯癫陌生的如玉,回想初见时那个阳光开郎的女孩儿,“好,我答应你。”

“你答应?你凭什么答应!只要你活在世上一天,穆哥哥满心满眼装的就都是你!你永远会横亘在我和穆哥哥之间!”

奶娘一把拉住如玉,却也没来得及捂住她的嘴巴,如玉的虎狼之词就这样脱口而出,说完以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惊慌的后退两步。

此时的司南,再也忍无可忍,“如玉,你弄清楚,我司南不欠你的,甚至还是你父亲的救命恩人!穆青宸和你,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一直念着你父母的好,念着你还小,一再退让!你却丝毫不知悔改!”

她步步上前,一改往日里温柔娴静,面容决绝,惊得如玉在奶娘的扶持下连连后退。

“你难道真的以为,我对你们企图在大婚之日毒杀我的事情,丝毫不知情?”

此言一出,奶娘和如玉都是一下瘫坐在地上,双眸里皆是惶恐。

但是司南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们,她是真的被惹怒了,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却不想如玉她们咄咄逼人,不知悔改,那也就不要怪她不留情面!

“你们前期下迷药,大婚之日下毒于我的事情,我手上都已经掌握了铁证。”她弯下腰直视如玉的双目,红唇轻启,“原本想着放你们一马,我择日离开燕城,但是你却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那就不要怪我秉公处理,将这些证据,呈给穆青宸!”

说完脚步不停,毅然决然的朝院外走去。

如玉一听穆青宸,整个人猛的清醒过来,一下扑到司南的脚下,死死的抱住。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告诉穆哥哥,我再也不会了,真的,再也不会了!”

被抱住腿的司南,无法前行,拧着眉毛看着地下不停求饶的如玉,满身污渍,蓬头垢面,额前都磕的红肿。

她终究是狠不下心来。

“你起来,我不去了。”

被扶起来的如玉,眼神还是空洞的,一听这话,就有止不住的水珠往外冒。

“奶娘,将如玉带回自己院子吧,她现在意识有些混沌,等她清醒了,告诉她,不要再心存妄念,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是是是,老奴记下了。”从她手上接过如玉,“小姐,老奴带你回院子。”

目送一行人离开,司南坐下为自己倒了杯茶水,目光飘向远方,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来人。

刚刚的事情,南宫御尽收眼底,这女人也太好欺负了,不过他倒是有点喜欢了。

“我竟是不知,堂堂圣医谷谷主的嫡传弟子,未来的圣医谷谷主,竟是如此优柔寡断,是非不分之人。”

南宫御打趣的声音在背后传来,语气里满满的讽刺。

她怎么会和这样一个人有牵扯呢?而且听他的语气也是十分厌烦自己的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是圣医谷谷主司马宫的嫡传弟子?”

她留给自己的书信中,只说明了她出身圣医谷,却没想到自己的地位会这么高。

南宫御好整以暇的坐在她的对面,喝茶的间隙,认真打量司南,发现她的迷茫并非是装出来的。

也就是说,她真的忘记了过往的一切,包括他。

所以才会三年流落在外,甚至差点成为别人的妻。

他只要一想那日她身穿火红嫁衣,美的不可一世,身边却站着其他男子,对着她,眉目含情,心中的怒火就不由得一涨再涨。

“是啊,不仅如此,你还给本王下药,让本王不得不与你有肌肤之亲。”

他双眸一暗,三年前的事情,他一直以为是司南故意为之,为了攀上自己,不择手段。

但是事后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人,十月后府前放了一个婴儿,说是他的子嗣,他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派人去仔细调查,才发现当日司南也是遭人算计,这一切都并非她的本意。

所以一直偷偷的派人跟着她,渐渐发现她好似对过往的一切事情,都了无印象。

直到前日,下人来报说她要成亲了,他才带着子昂,快马加鞭的赶到燕城。

南宫御陷入回忆,司南却怎么也无法相信他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主动献身给一个这样的人?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她努力的回想,却只看到一片空白!

头痛欲裂的她面色苍白,一个没站稳,跌进一个冰冷宽厚的臂弯。

“谢谢,当年的事,若真是如此,我向你道歉,既然你如此不喜我,我不会在你眼前呆着的。”

司南迅速起身,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她太瘦了,抱在怀里轻飘飘的,让他忍不住怜惜,但是一听她又想离开自己,顿时眼神一暗。

“你这次休想逃离我,跟我回京,是你唯一的选择。”

“你如此厌烦我,为何非要将我绑在身边?”

司南百思不得其解,南宫御的性子应最讨厌人算计他,若真如他所说,三年前自己陷害他,他应该恨不得自己永远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为何如此?

他邪魅的勾起嘴角,一把将司南箍在怀里,轻轻凑到她的耳边,暧昧不已,“因为你是我南宫御的女人!是南宫子昂的娘亲!”
第四章 要挟
“而且,你难道不想知道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充满诱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仿佛带着魔力一般,蛊惑人心。

她脸色微红,手上暗暗用力,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却不想南宫御猛的松手,她被自己的力,晃得一个趔趄,又扑倒在南宫御的怀里。

“欲擒故纵吗?”

南宫御双手摊开,狭长的眼睛里写满了戏谑。

司南闻言,羞愤难当,走出几步后,背对着他,调整情绪。

几个呼吸间,她稳定下来,仔细思索南宫御的话,不管三年前发生了什么,既然当时的她决定喝下忘忧水,就一定有她的思量,现在她又何必重蹈覆辙,将以前难以承受的苦难,翻出来给自己难堪呢。

至于子昂……

“我不会和你回京的,过往的一切与我而言,皆是云烟。”

南宫御目光紧锁那道清冷的背影,语气里透出的坚定,让他皱起眉毛。

他是不是表现得太仁慈了?

“本王说过,回京是你唯一的选择!”

此言一出,司南愤恨的转过身来,娇嗔的看着他,他又一瞬间改变自己强硬的姿态,无比慵懒的倚靠着身后木桩。

“当然了,你要去哪也是你的自由,只不过这自由的代价太大,我怕你承受不了。”

“你在要挟我!”

“不不不,本王只是想让你看清楚,本王是个十足的混蛋,让你小心些。”

司南攥紧双拳,牙根咬紧,“你到底想怎么样!”

“本王只想子昂可以有个娘亲,而且圣医谷上下所有人的性命,可都在王妃你的,一念之间,哈哈哈……”

南宫御说完这话,挥挥衣袍,大笑离去,独留司南一人在原地恼火。

“混蛋!”

第二日清晨,

回京的马车停在城主府门口,司南心不甘情不愿的上了马车,坐在离闭目养神的南宫御最远的位置。

“娘亲,要抱抱!”

“娘亲身上好软呀!”

看着母子两个温馨无比的场面,南宫御也是不经意的勾起嘴角,语气难得温顺。

“程勋,启程吧!”

马车渐行渐远,抛之脑后的不仅仅是燕城,更是穆青宸依依不舍的双眸,和这一年的时光。

几日后马车驶进京城,街上的百姓看到都是纷纷避让,马车缓缓停在御王府,门口站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

南宫御远远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姬妾们,邪魅的勾起,有些好奇,一会儿司南的脸上会出现什么表情。

“王爷~你终于回来了,妾身好想你呀!”

司南还未下车,就听见外面女子娇嗲的声音,骨头的被喊酥了,打个寒颤,在子昂的拉扯下,走下马车。

成群的姬妾,一见司南,顿时从娇滴滴的美娇娘,变成了吃人的母老虎。

“你谁啊?怎么会从王爷的马车上下来?”

姬妾中的老大媚盛,此时正指着司南的鼻尖,语气里充斥着敌意。

司南见马车里的南宫御无动于衷,刚想出言解释,就被子昂拦在身后。

“你们大胆!敢这么对我娘亲!活腻了不成!”

小小的子昂,此时居然有几分南宫御的气场,那群张牙舞爪的姬妾,被训的一愣一愣,全然没了脾气。

媚盛心高气傲,也是众人中最讨南宫御喜欢的,见这么久王爷都没下马车,单凭一个小孩子的话,就想压她一头,痴心妄想。

“小王爷舟车劳顿,莫不是受人蛊惑,错认了人?”

此言一出,身后的姬妾们纷纷点头示意,甚至言语夸张者还说司南是奸细,要对南国不利。

她哭笑不得,也自知辩解无用,事实如何,都要靠马车里的人开棺定论。

子昂却是不知,见这些人都不相信他,还一直说自己的娘亲,急的都要哭出来了。

“她就是我娘亲!你们都瞎说!哇呜……”

司南见子昂一颗颗泪珠,在圆圆的脸颊上划过,心疼的抱起他,“王爷还打算坐井观天,默不作声吗?”

听着司南有些怨气的话,不知怎么的,他这心里就是甜甜的,嘴角上扬,一个潇洒起身,从马车里出来,轻飘飘的落在司南身边,抱过哭泣的子昂,牵起她的手。

“子昂没说错,她就是本王的王妃,御王府的女主人。”

说完就拉着司南径直走向王府,路过媚盛身边时,脚步不停,责罚却轻飘飘落下。

“质疑小王爷,自己去领罚!”

他的儿子,她一个小小的姬妾还敢当众质疑,若不是她还有用,早就被丢去乱葬岗了。

“多谢王爷解围。”司南抽出手,和其保持距离。

感受到手中空落落的,有些不适,“你想多了,本王的儿子。轮不到别人质疑。”

他蹲下身来,让子昂直视自己,“子昂,父亲和你说过什么?”

刚刚哭过的子昂,鼻子眼睛都是红红的,惹人心疼,面对南宫御的问话,他瘪起小嘴,两根手指卷在一起,“父亲说过,哭鼻子的是弱者,有人欺负我就欺负回去,有父亲给我撑腰。”

站在一边的司南闻言皱起眉毛,“不应该这么教育孩子的。”

她一说话,子昂就立刻挣脱开南宫御的束缚,抱着她的腿,躲在她身后。

“这里不是燕城,是京城,这里有多残酷,想必你可以想象,阴谋诡计,数不尽的暗算,本王没办法永远保护他,他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生存下去。”

司南头一次这么认真的看他的眼睛,杀戮冰冷,却意外的好看,此时正满是认真。

“不要把你那一套与人为善,教给他,除非你想让他像你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留下这样一句话后,南宫御就转身离开,高大的背影中,却隐含着无人能懂的落寞孤独。

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见父亲走了,子昂立马变得生龙活虎,兴奋的拉着司南到处跑,带她好好逛王府。

最后回到自己的梅园时,已经筋疲力竭,倒在她的怀中熟睡。

她放下子昂以后,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蹑手蹑脚的关上房门,坐在庭院中的太妃椅上。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王爷高冷:王妃带球跑》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王爷高冷:王妃带球跑》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王爷高冷:王妃带球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ianmiqingge.com/?id=383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