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小说《花下门庭冷》大结局在线免费阅读

 花下门庭冷小说全文阅读就在公众号 :  小牛书单    花下门庭冷小说内容精彩,曾经名动天下的花魁,如今豪门深宅的贱妾, 传奇浮生所给予她的,是冰火两重天。 乱世倾覆,帝心难测, 时局诡谲,世家变迁…… 她洗尽铅华独守承诺,铁腕缔造家族荣耀。 四个痴人,三段感情,两次婚姻,一生缱绻。 逆来顺受的伎者贱妾,终成覆雨翻云的不世红颜。 妾心如宅,繁华无声, 门庭深冷,来者须诚。小说全文已出,喜欢就点击花下门庭冷免费完结版阅读吧!
=================================================
《花下门庭冷》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小牛书单 ,搜索关注即可。

u=2382615391,3289859887&fm=173&s=1F20C6053E9865DED48864E80300B012&w=640&h=360&img.JPEG

第2章:山盟犹在欢情薄

自沈公子诊治过后,晗初果然渐渐好转起来,日日按时吃饭、上药,再也没落过一滴眼泪。

醉花楼又渐渐热闹起来,每日入夜之后,公卿显贵络绎不绝,谈笑间的话题尽是赫连氏与明家的盛大联姻。

传闻,当朝帝后亲自驾临赫连府,为一双新人主婚;

传闻,明家足足置备了三百抬嫁妆,十里红妆彰显贵重;

传闻,满朝文武尽往恭贺,赫连府开宴三百桌远远不够,最后增席至四百桌……

传闻有许多,无一不是对这次婚仪的艳羡与赞叹。即便晗初足不出门,将养身子,这些事情还是或多或少地传入了她耳中。

犹记得半年前,赫连齐夺得晗初芳心之事,也曾轰动一时。可笑的是,前后不过半年光景,情郎始终如一,倩女却已换了人选。

当初的风月情事有多轰轰烈烈,如今的盛大联姻便有多讽刺。

可叹世人说起赫连齐,都会赞一句“艳福不浅”、“浪子回头”;但说起晗初,大多嗤笑“残花败柳”、“不知廉耻”。

男尊女卑,娼妓之贱,如是可见。

自然,这其中也不乏添油加醋的花客,带着金银钱物欲与晗初共度春宵,想要尝一尝“南熙第一美人”的滋味究竟如何。

所幸风妈妈早已料到这个局面,对外一概声称晗初患病,待病愈之后将重新挂牌接客。此话一出,那些饥色之人虽急不可耐,倒也没有过多为难醉花楼。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左右不过再等半个月,那些对晗初钦慕已久的花客也等得起。

晗初便在这样的境况里度过了十四个日夜,她对坊间流传的一切都充耳不闻,不做任何回应。而对于明日重新挂牌接客,她也没有表露出过多情绪,这令风妈妈想起了一个词——

心如死灰。

只是这个坎儿,须得晗初自己跨过去,风妈妈纵横欢场二十年,这样的事情见得太多,便也没了力气再劝。

“小姐别担心,您这样才貌双全的美人,明日定能重新觅得良人。”丫鬟琴儿在旁怯怯地安慰着。

晗初依然沉默,半晌才道:“琴儿,我想出去走走。”

“小姐……”琴儿很是担心:“你明日便要接客了,风妈妈不会让你出去的。”

晗初垂眸沉吟片刻,淡淡续道:“我要去个地方,至多一个时辰便回来。今日我若不去,明日挂牌也不会甘心。”

她看向跟了自己三年的丫鬟,眸光之中尽是祈求之意:“琴儿,别告诉风妈妈。”

琴儿深知晗初的性子,平日里虽看着温婉,实则最认死理儿。如此一想,她也只得妥协了:“小姐快去快回,我躺在你的榻上,只装作睡熟了。”

“多谢你。”晗初破天荒地露出一抹倾城微笑。

*****

再次来到千雅阁,往事如潮水一般涌上晗初的心头。八月之前,她应邀来此登台献艺,一曲弹罢,便在后院里遇到了醒酒吹风的赫连齐。

晗初清楚地记得,初遇那日,两人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艳之色。是的,是惊艳。往日她卖艺不卖身,前来听曲的花客大都醉翁之意不在酒,目光或猥琐或觊觎,令她心生厌弃。

而唯有赫连齐,两人初初相逢时对彼此一无所知,便也如同戏文里的才子佳人一般,矜持着互相问候。

当赫连齐听到她是醉花楼的晗初时,目光澄清没有丝毫鄙夷,反倒低低赞了句:“虽是古曲,却有新意,姑娘好琴技。”

晗初登时一愣,继而便是惊喜。她特意挑选了一首生僻的曲子来弹,却没料到有人听过。

也许是从那一刻起,她便对赫连齐有了好感罢。往日里见惯了大腹便便的花客,才会对这般英俊、懂音律的男子另眼相看起来。

谁又说她不是看中了皮相呢?倘若当日换做一个老态龙钟的长者,她必定不会钦慕于他。

那是平生第一次,晗初有了怦然心动之感。因而在两月后她竞拍初夜之时,便也下意识地在人堆儿里寻找赫连齐的身影。

他果然没教她失望,越过了重重难关,击溃了其他花客,顺利摘下了她的牌子。

如此,才成就了一段风月佳话。

如今,却沦落为一场风月笑话。

往事历历在目,晗初怅然地看了看“千雅阁”三字匾额,失笑着原路返回。自己还来做什么?难道还想重遇那个负心人吗?

旧地重游,不过是平添伤心罢了。

十五岁的少女情窦初开,恋情却凋零在了苦涩的夏风之中。那若有似无的风声似在提醒着晗初,纵然美貌出众,她也逃不开青楼女子的悲惨宿命:

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

晗初紧了紧戴在头顶的纱帽,迎着夜风匆匆往醉花楼返回。从明日起,她将迎接自己的第二位恩客,然后是第三位、第四位……

如此自嘲地想着,她也加快了脚步。然而快到醉花楼前时,她却发现有许多男女正往她相反的方向跑去,更甚者还有人衣衫不整。

晗初见状有些诧异,此时本该是醉花楼最为热闹的时候,为何众人却好似遇到洪水猛兽一般,急匆匆跑开?

她正暗自疑惑,却忽然听到有人大喊:“走水啦!”伴随着这一声叫喊,晗初隐约闻见了浓呛的味道。她心中一惊,遂不自觉地加快脚步,想回醉花楼里看一看情况。

人流越发拥挤,晗初极力想要穿过喧闹的人群,谁知她刚跑了两步,便被人死死拽住了手臂,甚至捏痛了她臂上的簪痕。

晗初停下脚步撩起轻纱,看向罪魁祸首:“是你?”

“跟我走!”沈公子沉声命道,也不顾她的挣扎,死命拽紧她顺着人流方向大步快走。

“沈公子!”晗初再也顾不得臂上的伤口,拼命抗拒道:“醉花楼着火了!让我回去!”

“回去做什么?回去送死?”沈公子怒喝一声,手上力道又狠了三分,将晗初拽入一处僻静的胡同之中。

借着微薄的月光,晗初仔细打量起沈公子。

只见他英挺的面庞尽是冷冽,衣衫不整、前襟微开,怕也是被打扰了好事,匆匆从温柔乡里跑出来的。

对于眼前这个男人,晗初了解得并不多。她只知道沈公子是醉花楼的常客,自称姓沈,略懂医术,身份不明。但因为风流无匹,豪掷千金,再加上外表丰神俊朗,他很受醉花楼的姑娘们喜欢。

晗初自问与沈公子不大相熟,他出现在醉花楼时,恰好是她与赫连齐定情之后。沈公子从没点过她抚琴,她也只是听其她姐妹们提过他的风流之事。

诸如出手大方、酒量甚好之类,晗初都曾听闻过。但醉花楼里流传最多的,还是他的床上功夫如何销魂。

每每想起曾有人说起他“同时夜驭三女”,晗初便难掩作呕之意。

而此刻,这位令她作呕的救命恩人,正阻止着她的去路,一张俊颜阴沉可怕,气质骇人。

“沈公子请放手。”晗初对这种风流公子并无好感,即便他曾经救过她。

而与此同时,沈公子却目不转睛地盯着晗初,半晌,好似长舒一口气般,低声询问:“躺在你屋里的是谁?”

晗初先是一愣,才明白过来他所指何事,遂如实回道:“是我的丫鬟琴儿。”

沈公子闻言再次沉默。晗初见他不再说话,心里反倒更加着急:“公子怎会这么问?是不是琴儿……”

“跟我去见风妈妈。”沈公子忽然打断她的话,低低道:“不要出声,蒙好脸面。”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晗初霎时生出一阵不祥之感,固执地追问:“好端端的,醉花楼怎么会走水?还请沈公子如实相告。”

“不是醉花楼走水,是你的房间走水。”沈公子双目无波地看向晗初,道出事实:“有人想要你的命。”

此话一出,晗初立时面露惊恐之色。但她的疑问还未及出口,便感到脖颈传来一阵生疼,随之双眼一黑,就此昏了过去。

沈公子顺势揽过晗初的娇躯,看着她安静地倒在自己怀中,这才面露几分爱怜之色,低低叹道:“幸好你没死,幸好……”

仿若是情人之间的呢喃长叹,回荡在僻静的胡同之中。沈公子打横将晗初抱起,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
《花下门庭冷》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第3章:多情却似总无情

当晗初恢复意识之时,她已身在一间屋内的榻上。

不是醉花楼!这是她醒来之后的第一反应。

颈后的痛感仍未消除,隐隐提醒她是遭了谁的暗算——沈公子吗?

正想着,人便来了。轻轻的推门声,伴随一句明知故问:“醒了?”

晗初抚着后颈,有些恼怒地问道:“风妈妈呢?”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人影闪入屋内,身上还披着一件黑色斗篷,正是醉花楼的鸨母风妈妈。

“妈妈!”晗初语中掩藏不住惊喜,连忙从榻上坐起来。

风妈妈摘下斗篷,露出一张妩媚容颜,肃然叹道:“晗初,你真是命大!”

晗初闻言一惊,想起了方才在胡同里,沈公子对她说过的话。她秀眉微蹙地看向风妈妈,无声询问内情。

“醉花楼走水了,从你的房间开始,幸而及时控制了火势,损失不大。”风妈妈沉声解释着:“不是意外,是有人刻意纵火。”

有人刻意纵火?晗初又惊又疑。可她得罪过谁呢?她区区一个青楼女子,值得谁大费功夫要她性命?她自认从不与人结怨……

只除了得罪过一个人……

晗初脑海中倏尔闪过一个名字,但她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当今皇后的亲侄女,堂堂公卿嫡女,竟会如此恶毒。难道那些诗书礼仪都白学了吗?

还是说,幕后主使另有其人?会是他吗?欢情过后,为了前程与名声,竟要置她于死地?

不!她所认识的赫连齐是儒雅公子,纵然负心,也绝不至于如此卑鄙!

许是天意罢,她今夜恰好去了千雅阁,才能逃脱这可怕的厄运。只是,屋内顶替她的琴儿……

晗初的心思沉了一沉,想到琴儿的机灵乖巧,忽然不敢开口相问她的下落。

风妈妈将晗初的心思看在眼中,便主动道:“琴儿死了,烧死在你的屋子里。”

晗初死死揪着身上的被褥,眼泪霎时夺眶而出,她哽咽着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沈公子闯入你屋里时,琴儿已然烧死了。”风妈妈话语一顿,面上看不出一丝悲伤:“她的双手被绑在床梁上,用的是冰蚕绫丝,水火不侵,绝不可能挣脱开。”

听闻此言,晗初脑中“轰”的一声炸了开来!

竟有人动用冰蚕绫丝?是谁与自己有如此深仇大恨?可惜了琴儿,她才只有十二岁!

“冰蚕绫丝,水火不侵,千金难买。”沈公子在风妈妈身后幽幽说道:“或许幕后主使并不指望你被烧死,但至少要你毁了容貌。”

毁了容貌?晗初闻言唯有苦笑,原来她的性命和相貌如此值钱呵!

家底充实,可动用千金;权势滔天,敢公然纵火;想要毁她容貌,杀她性命之人……还做第二人想吗?

此时此刻,好似有一双冰冷狠戾的手,死死掐住了晗初的玉颈。她想要大声怒斥,她想要恨声诅咒,然而一腔怨愤却卡在咽喉之中,无论如何也发泄不出来!

“明璎!”

千言万语,只化作这凄厉的两个字,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饱含了无尽的恨意!

晗初的胸口传来一阵生生的剧痛,继而迅速扩散到她的咽喉,扼着她,让她再难出声!

她张开朱唇,极力想要说话,然而只能发出喑哑的声音,往日里的细腻莺声消失无踪!

她竟然说不出话来。她,失声了!

意识到这个情况,晗初只能深深喘着气。她暗自告诫自己莫怕,不消一时片刻便能出声了。如此想着,失声的惊恐反倒令她冷静下来,稍稍缓解了一腔怨恨与愤怒。

也许是夜色晦暗,屋内其余两人尚未发现晗初的异样。风妈妈见她凄厉地喊出“明璎”二字便沉默起来,心里还感到些许安慰。

“晗初。”风妈妈低声问道:“你可知道我为何给你起这个名字?”

“晗而欲明,初而始之。身为青楼女子,我希望你从一开始便能摆正自己的位置……但你被一张容颜和一手好琴给毁了。”

风妈妈有些唏嘘,到底是自己教养多年的宝贝疙瘩,不似亲生胜似亲生……如今走到这一步,她实在不忍:“你不能再回醉花楼了。无论是明氏还是赫连氏,我一间青楼都得罪不起。所幸纵火之人不知晓你还活着……”

说到此处,风妈妈终于哽咽:“不要想着为琴儿报仇,那是以卵击石。咱们母女一场,我也算为你安排了后路……从此以后,你便跟着沈公子罢。”

晗初听见这话,倒也无甚反应。在她猜到纵火的主使是明璎时,便已猜到风妈妈的选择。

明氏是后族,明璎是皇后的亲侄女,醉花楼的确开罪不起。晗初知道,风妈妈待她已算不薄,否则也不必瞒着明氏,对外宣称她死了。

只是往后要跟着沈公子吗?晗初忽然想不起来他的模样,只依稀记得那一袭湖蓝色的衣袍,还有他身上隐隐的药香。

罢了,跟着沈公子也没什么不好。从此服侍他一人,总好过在床笫之间迎来送往。

晗初兀自沉浸在思绪之中,没有发觉此刻沈公子的异样。她缓缓从榻上起身,跪在风妈妈面前重重磕了一个头,算是感谢多年的教养之恩。

平日里晗初本就温婉寡言,这许久没有开口说话,风妈妈只当她是认命了。见她对自己磕头,又连忙扶她起来,再道:“你好生歇着罢。”语毕便和沈公子一道出了房门。

直至走得远了,沈公子才率先开口笑问:“风妈妈好会自作主张,我何时说过要收下晗初?”

“醉花楼起火时,您不顾火势跑去救她,那担忧之情难道有假?”风妈妈低声笑道:“我纵横欢场二十年,如今虽然老了,眼神倒还清明。”

沈公子只是冷冷一笑:“即便我对晗初有意,风妈妈又如何得知,我会为了她去得罪明璎?一介残花败柳而已,我凭什么?”

“就凭您是文昌侯的嫡幼子,当今圣上的螟蛉之子,屈神医的关门弟子!”风妈妈不卑不亢、掷地有声:“大名鼎鼎的‘风流小侯爷’沈予,我猜得可对?”

风妈妈边说边注意沈予的反应,见他没有恼怒之意,才暗自松了口气。毕竟对方是侯爵之子,又特意隐瞒身份,自己就此戳穿,未尝不是冒了风险。

“风十三果然名不虚传。”沈予被识破了身份,也不否认。

风妈妈本家姓“风”,从前花名“十三娇”,如今不少老客人念着旧情,便唤她“风十三”。这名字有些江湖气,正如她本人一样。

“小侯爷过奖了,放眼整个京州城,仪表堂堂的沈姓公子屈指可数,要猜到您的身份不算难事。”风妈妈坦诚笑回。

沈予仍旧噙着冷笑,只淡淡道:“你既然猜到我的身份,也该知道,我对晗初未必真心。”

“孰是真心、孰是假意,我看得一清二楚。”风妈妈毫不客气地揭穿沈予:

“半年前晗初挂牌时,您原是存了摘牌之意,奈何九皇子与赫连公子志在必得,您顾虑太多便放弃了。其它的,还需要我再戳破吗?”

此话甫毕,风妈妈如愿看到沈予眉峰一蹙,好似吃了酸醋。

这半年里,沈予时常光顾醉花楼,每每都是挑了赫连齐不在之时,甚至故意在晗初眼前佯作风流,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可遗憾的是,晗初眼中只有赫连齐,没有发觉他这份心思。

或许是沈予的自尊心作祟,他见晗初反应冷淡,便不曾主动亲近她,甚至没有点过她抚琴。

可沈予对晗初的默默关注,还是被风妈妈看在了眼里。

这样的男子,的确风流了些,可谁又说他不是专情之人?倘若他对晗初没动真心,大可亮明身份出手硬抢,何至于故作那些风流姿态?

早在数年前,风妈妈就曾听过一则传言:文昌侯年轻之时风流成性、姬妾成群,常常自诩“风流不下流”。其幼子沈予在情事上仿他甚深,曾被文昌侯调侃为“多情兼专情,深肖父躬”。

也正因如此,沈予虽不是世子,却被京州的子弟们起了个绰号叫做“风流小侯爷”,意指他深得其父欢心。

风妈妈暗自思忖,沈予不是世子也好,权势虽小,却更自由一些。若是像赫连齐那般的嫡长子,担负着传承家业的重任,恐怕会让晗初重蹈情路覆辙。

想到此处,风妈妈便也再无迟疑,低低再道:“我只求小侯爷一件事,来日您若厌弃了晗初,请为她安排好余生。”

说着她已从袖中取过一张薄纸,递给沈予:“这是晗初的卖身契,从今往后,她与醉花楼再无干系。”

=================================================
《花下门庭冷》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标签:花下门庭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ianmiqingge.com/?id=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