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说《寂寞婚途》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寂寞婚途》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华华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华华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寂寞婚途》简介:姐姐死了,她成了新娘。 婚礼当天,她被压在化妆间的地板上肆意欺辱。 他是她挚爱的男人,却在婚礼当天,亲手将她送进了监狱。 三年的牢狱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 “恨,就去报仇。” 三年后,她浴血归来。 她说:郁时年,孩子不是你的。 她说:郁时年,我不爱你了,再也不。 后来,郁时年看着空空的墓碑,才知道,从一开始,他就爱错了人,也恨错了人。

0-temp-201901-08-1546932014951.jpg

宁溪从卫生间洗漱出来,就听见有两个和她的年龄差不多大的女佣在说话。

“你不知道刚才少爷忽然就跑了出去!我从来都没见过少爷那么急躁的模样,他一直是矜贵禁欲的。”

“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次见少爷这么急匆匆的模样,还是三年前呢……”

“嘘!”

一个女佣急忙在唇边比了一根手指,朝着宁溪的方向瞥了一眼,“别乱说话,有外人在!”

崔小桃有恃无恐的盯着宁溪看了一眼。

“呵,在我们自己的房间里,还不兴说话了?”她走到宁溪面前,“喂,新来的,你叫什么?”

张嫂照顾到宁溪的手,把宁溪安排在下铺的位置。

宁溪听见有人问她话,忽然受惊,低着头攥着自己的粗布衣角,嗫嚅着:“我、我叫李娟。”

崔小桃朝上翻了个白眼,“真土。”

她盘腿坐在自己的床上,“佩佩,过来看剧。”

苏佩佩和崔小桃两人靠坐在墙边,两人共用一个耳机看手机,还不时地说说悄悄话,嘻嘻的笑上一阵。

宁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靠在床边,抱着膝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房间不算大,左右两边各两个床铺,分上下铺。

听张嫂说,隔壁还有两个佣人房。

这才只是郁家大少住的楼,主楼是郁老夫人和老爷子住的,还有两个别墅分别是住着在国外留学的二少和正在念大学住校的小妹。

郁家还真的是家大业大。

宁溪默默地低垂了眼睑。

夜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溪已经昏昏沉沉的快睡着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嘈杂而刺耳。

在监狱里三年时间,她已经养成了浅眠的习惯。

她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着房门从外面打开了,张嫂急匆匆的说:“你们过来一个人去少奶奶前面伺候着,来厨房端夜宵。”

说完,她就蹬蹬蹬的跑走了。

还在看剧的崔小桃和苏佩佩两人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相同的神色。

崔小桃朝着宁溪的床喝了一声:“别装睡!叫你去!”

宁溪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睛清亮黑白分明的没有丝毫睡意。

转瞬,她就低下了头,怯懦的说:“我、我才刚来。”

“刚来就不用干活了?你以为在豪门里面干活就是来享福的么?赶紧去,要不然一会儿少奶奶怪罪下来,都是你的错。”

宁溪起来穿上了外套,低着头,驼着背走了出去。

苏佩佩说:“她肯定会被骂的。”

“管我们什么事儿,”崔小桃说,“来,我们接着看电视。”

宁溪来到了厨房,张嫂一看是她,“怎么是你?她们两个……”

现在很明显曲婉雪正在气头上,谁过去都是触霉头的,崔小桃和苏佩佩两人肯定是吃过苦头了,就让什么都还不懂的宁溪过来顶包。

她叹了一声,“算了,我送过去吧,你回去睡吧。”

宁溪却向前走了一步,挡在了张嫂面前。

“张嫂,我都已经来了,迟早都要去前面伺候的。”

她单手从张嫂的手中接过了托盘,稳稳地托着,转身朝着楼梯上走去。

张嫂急忙叫住了她,“少奶奶现在心情不好,你别多说话,送了东西就出来。”

宁溪十分感激的点了点头,“好。”

曲婉雪气的发狂。

又是三年前的那个女人。

也只有涉及到那个女人的事情,才会让郁时年这样的失控,饭都没有吃就出去了。

身后门响了一声,“谁?”

宁溪低着头抖了抖,“张嫂让我给您送夜宵了。”

“我叫夜宵都过去了多久了?你们现在也越来越磨蹭了!有这么一会儿,外卖都该到了!”

宁溪不敢答话,有点哆嗦的走过来,将托盘放在小茶几上。

里面是一杯热牛奶,一小碟精致的点心,还有一小碗水果沙拉。

曲婉雪看见站在一旁的是宁溪,皱了皱眉,“佣人里没能用的人了,让你一个残废过来送东西?”

宁溪低着头站在墙边,一声不响。

曲婉雪吃了一小块点心,“你是叫李什么来着?”

“李娟。”

曲婉雪又皱了皱眉,“你们老家都是这种名儿?”

宁溪低头道:“我爹妈都没什么文化……”

“听管家说你爸妈都死了?”曲婉雪挑高了狭长的眉眼。

“我爸出来打工出了车祸,我妈听了就喝农药自杀了,就留下我一个……”

曲婉雪一怔,眼波微动。

她摆了摆手,“行了,这儿没你的事儿了,下去吧。”

宁溪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她安然回到了房间里,崔小桃吃了一惊。

“你没事儿?”

宁溪走到床边,衣服也没脱,直接躺在了床上,侧身向里面。

崔小桃哼了一声,“拽什么拽,土包子。”

不过,都知道曲婉雪最讨厌的就是两种人,一种是土里土气狗肉上不了桌的,一种是浓妆艳抹漂亮的。

这个土包子也不知道是踩了什么狗屎运。

…………

此时,女子监狱外。

郁时年脸色阴沉的监控室内,看着就在当日被人做了手脚漆黑一片的监控,眼眸阴冷的眯了起来。

“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

“已经找了三四天了,没有音讯。”

“废物!”

没人敢吭声,都低着头。

后面靠在墙面上有一个黑影,熄灭了手指间的雪茄,走过来,“行了,你们都继续下去找,找不到的话你们的饭碗也都不用要了。”

“是,是。”

几个人立即脚底抹油的离开了。

霍敬靠在桌边,“你先别气,你不觉得蹊跷的很么,这个宁溪判刑三年,算上刑期里表现良好的减刑,怎么也快该出狱了,就这么逃狱了?”

“呵,”郁时年冷笑道,“你以为我会让她出来?”

霍敬倒是被噎了一下。

他顺手把抽了一半的雪茄丢进垃圾桶里,“也对,杀死了宁菲菲的女人,你怎么也得让她把牢底坐穿。”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寂寞婚途》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华华小说 回复《寂寞婚途》(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ianmiqingge.com/?id=264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