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怎奈余生只爱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怎奈余生只爱你全章节目录txt

怎奈余生只爱你》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怎奈余生只爱你》简介:沈墨寒说:“分手吧。”曾经口口声声说爱她的未婚夫害得她家破人亡,任由别人踩着她的头,冷眼看着她被万人唾骂,他给了她最刻骨铭心的爱,却以最残忍的方式剥夺,她趴在地上,透过黑色的头发看着沈墨寒,讽刺的笑着。为了救母亲,她将干干净净的自己交给了陌生男人,却不想他出身豪门世家,商业巨头,腹黑冷酷,带她走出黑暗的深渊……

0-temp-201809-20-1537428323975.jpg

第11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她永远记得那个夜晚,所有的恶梦都是从那天开始的。

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爸爸再也不会温和慈爱的笑骂她淘气,妈妈也一病不起,好多亲人被公安局的人抓去训话。

债主一个个几乎把家里的门槛都踩破了,甚至还有人雇了黑势力想要把她和弟弟拉走卖了。

她不停的哭,不停的哭,夜里不敢睡觉,白天不敢出门,她偷偷喊墨寒哥哥救我,可惜他早已不是他的墨寒哥哥。

妈妈高烧不退,可能染了肺病,咳得厉害,顾安然带着妈妈和弟弟去医院看病,出租车都不愿意为她们停下。

她们成了世人心中的罪人,是诈骗犯的同党,只会想你是罪有应得,没有人会同情罪人的妻儿。

南方的梅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看着雾蒙蒙的街道,那时的顾安然茫然而无措,脸上淌下来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她握着手中的车钥匙,转身朝车库走去,她从来没有开过车,只是看爸爸开车多了,稍微知道点。

她将家里最后一辆车开出车库时撞了两次墙,压坏了一个垃圾箱,冲破了好几处栏杆。

她的头上也磕出了血,这辆车其实已经被司法机关扣押了,他们来不及拖走,车门处还贴着法院的封条,她学着爸爸的样子,熟悉了车的性能,和弟弟一起把母亲抱到车上。

路上的车并不多,顾安然还是紧张的浑身发抖,百货大厦的液晶屏上播放着千宇公司一案的跟踪报道,一个熟悉的身影吸引了顾安然的注意力,他站在人群中,英俊挺拔,眸若繁星,笑容清淡自信。

一个记者问:“沈律师,您是如何掌握千宇公司犯罪的证据的,这个案子牵涉深广,对打击经济犯罪具有重要意义,您能简单说一下吗?”

顾安然着了魔似的盯着大屏幕,是他,沈墨寒。

沈墨寒淡笑:“案件仍在侦查阶段,鉴于职业道德……请见谅,我必须保密。”

另一个记者问:“沈律师,你是否会代替千千万万的受害者以首席代理律师的身份让恶人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他说:“我会尽力。”

顾安然一下子震住了,脸色苍白的厉害。

沈墨寒冷冽的话犹在耳边,“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所有的犯罪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抱歉,我唯一做错的就是不该利用你的感情,但是面对正义我只能如此。”

难怪他一定要进爸爸的公司,原来他早就打算这么做了,是因此才和她恋爱的吗?

当顾安然听见弟弟的惊叫和刺耳的刹车声时一切都晚了,她将全身的力气压在刹车上,积满雨水的油柏路非常光滑,嘭得一声巨响,车身在打了好几个圈之后狠狠得像护栏撞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很久之后,洁白宽敞的病房里,赵暖暖焦急的握着她的手,略带稚气的脸上冒出了几根青胡茬。

赵暖暖是唯一一个没有抛弃她的朋友,没想到最困难的时候是他帮助了他。

她浑身都疼,全身都被冰凉的支架固定着,她说不出话,只是焦灼的望着赵暖暖。

他却好似明白他的意思:“阿姨和嘉明都没事,你伤得很重,好好休息,放心,我已经求我爸爸帮你们了。”

往事不堪回首,顾安然惦着脚尖,想偷偷溜回房间,手刚触到门把就感觉有两道光狠狠的盯着她,她讪讪的转身,赵暖暖就站在她身后。

赵暖暖微微挑眉,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看你这样子不像是初犯啊,怪不得我阳台上的内裤总是丢呢,是不是你干的?”

顾安然脑门上全是黑线:“哦,你不说我倒忘了,我最近倒是捡到几条内裤,大红花衬着绿叶,内裤后面还有两个可爱的HelloKitty头像,还有一个是黑色蕾丝比基尼,是不是你的?”

赵暖暖眼角抽了抽,和她斗嘴他似乎从来都没有赢过。

他说:“没吃饭吧,我给你留了点银耳莲子粥。”

她说:“我自己来吧,太晚了,你去睡觉吧。”

她喝着热乎乎的粥,心里的抑郁一扫而空,明天一定要把案子拿到手。

早晨,叶司承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他的桌上放着一盘美国红提,还有一杯冒着香气的咖啡,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有个活泼的身影在落地窗前上蹿下跳。

叶司承下意识的看了看门牌号,确实没错,他轻轻咳了一声,那个上蹿下跳的身影募得转过身来,顾安然头上包着游击队似地头巾,手里拿着擦窗器,大大的眼睛让他想到小鹿。

她蹦跳着过来:“给叶总请安!我在给您打扫房间。”

叶司承挑眉:“我看见了,其实想贿赂我你完全可以换一种形式。”

她疑惑的看着他俊朗而冷酷的脸:“什么形式?”

他笑着低头凑到她的耳边,沐浴露淡淡的清香混合着烟草味传来,他的声音低沉性感,充满魅惑,温热的语气喷到她的耳廓痒痒的。

他说:“性贿赂。”

他缓缓起身,看到她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心情顿感舒畅。

红枫公司的案子不能再拖了,当事人委托的案子三天之内就要给答复,眼看着三天时间刷刷过去了,叶司承依然没有半点松动。

宋文涛劝她:“安然不是我不帮你,叶总的决定完全正确,他其实很考虑你的感受了,我们完全可以把案子一声不吭的退回去,他希望你处理事情能够冷静些,你难道没有发现叶总对你有些不同吗?他是在培养你,你以为小小的案子他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吗?”

顾安然傻眼了,他对她有什么不同吗?

宋文涛低一声,语重心长的说:“唉,安然,不管和沈墨寒有什么纠缠不清的关系,该放手的就放手吧,总还有更适合你的人的。”

他的意思很明白,沈墨寒是市长公子,是高干子弟,是富家少爷。

她只不过是社会最底层的小市民,她和他隔着不止一道鸿沟,在外人看来,她这么积极争取红枫的案子只不过是想和沈墨寒有更多接触,就像前段时间媒体评论的那样,她不过是想借沈墨寒出名罢了,或者想巴结他。

晚上顾安然和红枫公司的代表有个会面,地点定在绿水人家,如果不能通过宏博代理,她希望能以自己的名义挣取到代理权。

枫叶公司一共来了五个人,经理申月兴喝的满面红光,兴致正高,他端起酒杯递给顾安然:“来,顾小姐,申某敬你一杯。”

他盯着顾安然眼中放着异样的光彩,杯子几乎塞进顾安然的手里。

顾安然礼数周到的挡开酒,端起自己的果汁:“申总乃人中豪杰,应该是我敬申总。”

枫叶的商务副总刘泰在一边咋舌:“哎呀呀,顾律师,您拿果汁敬酒可说不过去啊,咱们可是未来的合作伙伴啊,怎么说也得三杯白的呀。”

合作伙伴这四个字无疑是想提醒顾安然这杯酒不喝可就合作不起来了啊。

顾安然本来以为只是个小小的会面,来的时候只带了黄晓敏,黄晓敏酒量本来就不大,几杯下肚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来,顾安然只好一个人作战。

刘泰不依不饶:“都说宏博的女子巾帼不让须眉,顾律师难道是觉得申总敬不得这杯酒么?”

这话说的又狠又准。

申月兴手中满满一高脚杯白酒,顾安然正犹豫怎么拒绝,一个冷淡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申总,这杯酒我替顾律师喝如何?”

众人齐齐抬头,申月兴一脸惊骇、喜悦、不可置信,商业界、金融界、地产界、饮食界的神话都就站在他面前,他连站都站不稳了。

叶司承走过去,淡淡的看了顾安然一眼。

申月兴端着杯子的手都在颤抖,他以为顾安然只是宏博随意差遣的小职员,拉拉客户跑跑关系,陪客户喝几杯自然没什么,想不到她居然是王母娘娘。

墨华笑眯眯的接过申月兴得酒杯道:“申老板,跟女人喝酒有什么意思,来,我陪你。”

0-temp-201804-08-1523169715308.jpg

第12章 你是我的女人
墨华是金融界的神话,华夏金融的总裁,叶氏集团的支柱产业之一,他这句话说的很随和,申月兴和几位红枫的高层却不淡定了,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陈白大男孩儿一般,兴奋的围着顾安然打量:“大哥,怪不得金窝银窝你不待,非得窝在宏博这种小地方,原来是为了陪嫂子啊。”

叶司承只看了他一眼,陈白就赶紧闭了嘴,乖乖的自动隐身了。

叶司承在席间坐了下来,红枫的人一下子全变成了孙子,一个劲的拍马屁敬酒,整个过程叶司承跟座雕像似地,目光灼灼的盯着顾安然。

顾安然有些坐不住了,刚想找借口开溜,叶司承却开口了:“我累了,墨华你们在这里好好陪着申老板,安然你送我回去。”

墨华说:“好!”

申月兴莫名其妙得打了个寒颤,立马弯着腰腆着笑送叶司承离开。

叶司承的车很烧包,非常烧包,劳斯莱斯全国仅限一辆,他平时还算低调,经常开着他那款宾利雅致,当然对于普通大众而言,这两辆车都是豪车了。

他的车开得很快,似乎染了他的脾气一样,像在发泄,顾安然对于车是有阴影的,她颤颤的说:“叶总,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叶司承没有回话。

顾安然不得不继续说话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今天……感谢您为我解围……”

叶司承忽然刹车,顾安然吓得脸色惨白,她死死的抓着安全带。

车子漂移了一段路停在一片绿地上,那是片人工精心修护的草坪,周围没有了水泥建筑,取而代之的是芬芳的花朵和平坦的草坪。

这是赵暖暖的别墅附近,他怎么知道?

叶司承沉默的扶着方向盘。

顾安然余惊未定,但明白自己安全了,她伸出手想看看他怎么样了,却忽然被他紧紧抓住,他的呼吸中带着薄薄的怒气:“谁让你自己去的!”

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去应酬红枫。

红枫的老总是个色胚,与他接触较亲密的女人没一个不被他染指的,她竟然就那么跑去送上门了!

他一得到消息,连赶往阿拉斯加洽谈的航班都推掉了,一刻不停的赶过来,她竟然和那老色胚又说又笑,还喝了不少酒,他怒。

她说:“我不是一个人,我还带了晓敏。”

“你就这么想接红枫的案子?”他冰冷的语气中藏着滔天怒火,他灼灼目光锁住她,紧紧握着她的手腕,他和她的距离呼吸相闻。

顾安然慌愣了一下,她说:“叶总,请放开我。”

他冷笑:“放开?别忘了你可是牵过契约的,你现在是我的女人!”

她感觉到他的怒气:“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他说:“你不该来惹我的!”

叶氏总裁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一个女人心浮气躁,从没。

叶氏总裁从没有与任何女人有过亲密接触,从没。

可是今天他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就破了例,而这个女人显然不明白。

顾安然哑然的看着他,他的话她不懂,不过一纸合约,不过在必要的时候扮演他女友,需要这么认真吗?

她等着清亮的眸子看他,忽然拉过他的手,将它覆到自己胸前,他的指尖微凉,手心却火热。

他眼神闪了一下,一下子深邃如海。

他说:“你这是干什么?”

顾安然说:“叶总,我有必须接手这个案子的理由,但是我不能告诉您。想要什么就拿去,这世界上除了两件事我什么都不在乎,一是抚养弟弟长大成人,另外一个我不能告诉您,求你!”

他一直很喜欢她的笑容,清澈而不含杂质。

她冷漠的拒绝豪门子弟,她勇敢的为朋友挺身而出,她为捍卫单位利益妙语连珠不畏强权,她为争取红枫案据理力争,这样的女孩他承认他心动了。

可是看到她那么无所谓的处置自己,他觉得怒气源源不断的聚集。

他冷冷的说:“你就这么想接这个案子?”

她坚定的回答:“是!”

所有能够把沈墨寒踩在脚下的机会她都不会放弃,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他说:“你想过后果吗?”

她说:“我很清楚,我不会牵连宏博。”

他眯着眼睛看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她坦荡的看着他的眼睛:“是!”

他闭上眼睛,盖住眸中的怒火,这个女人难道一定要这样作践自己?!

他说:“要女人我应有尽有。”

顾安然的脸色一瞬间惨白,她怎么忘了,他是同性恋啊,女色对他来说毫无吸引力的,她怎么能因为他那句“性贿赂”救拉着人家的手摸自己胸部呢,他明明是要男人啊,完了,搞砸了,冲昏头了,应该让赵暖暖来的。

叶司承看着她阵青阵白的脸色就知道她往别处想了,一时又好气又好笑。

他说:“这样吧,告诉我你一个秘密。”

她吃惊的望着他,就这样?只要一个秘密这么简单?他不怕被骗吗?还是他本来就不想为难她的?

柔和的灯光打在他英俊的脸上,柔化了他硬朗的线条,他高大挺拔,如帝王般睿智冷静,她看不透。

他双手抱在胸前,睥睨着她:“考虑得怎么样了?”

她咬着唇,低着头不让他看见她挣扎的神色,她问:“你能保守秘密吗?”

他微笑:“除非你对我构成本质性的威胁。”

她咬牙:“我最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是我的身份,我原名方瑜,是千宇集团老总方忠平的女儿。”

他眼中闪过惊讶,当年炒得沸沸扬扬的千宇案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千宇集团,全国五百强企业之一,在它最辉煌的时候轰然倒塌,总经理方忠平畏罪自杀,妻子和女儿、儿子因车祸不治身亡,而当年的千金大小姐顾安然就站在他面前么?

她说:“这个可以吗?”

他看到她红润的唇被她咬出了血,她闪亮漆黑的眼睛充满了痛苦和挣扎,仿佛刚刚长好的伤疤又重新被人生生撕裂。

他说:“抱歉!”

她淡笑,眼中是明显的疏离:“不必!”

叶司承想说什么,动了动唇却改口道:“答应的我会做到,你走吧。”

她转身下车,决绝而坚定。

他望着城市夜空,天空一片惨白,光污染下的夜空很难看见星星。

陈白趴在总裁办公桌上,一副你打我我也不走的样子:“叶老大昨天很奇怪啊你觉不觉得,他推掉了国际旅游业的商务洽谈竟然就是为了来陪申月兴那个老色胚喝酒?奇怪啊奇怪,叶老大什么时候喜欢女助理了?你说老大四年不尽女色,这次是不是终于要大开色戒了?他们昨天去开房了吗?”

墨华挑眉看他:“这个问题还是去问问叶总本人比较好。”

陈白垮着脸:“可他昨晚和容若连夜赶往美国出差了,我总不能打个越洋电话只为了问他昨天有没有性生活吧。”

墨华看着他:“你还有个人可以问。”

陈白说:“谁?”

墨华说:“她。”

陈白说:“她是谁?”

墨华额头的青筋已经在突突的跳:“陈白,你可以再白一点吗?你到底是怎么撑起饮食界的神话的。”

陈白说:“饮食界啥神话?”

墨华已经不想和他说话了,陈二白,他不仅白,而且二。

陈白仍在说:“顾安然去找江晓静去了,江晓静你应该知道吧,《都市恋人》的女主,是个大明星,红枫案的被告。”

墨华的人已经走远了……

顾安然按照委托人提供的地址找到泰和小区305室,门是开着的,顾安然敲了敲门,没人应。

她轻轻一推门就开了,眼前的景象让她吃了一惊,室内正上演着春宫大戏。

卧室的门大开着,大床上,一个高大的男人正覆在女人身上狠狠驰骋着,画面令人血脉喷张,香艳无比,女人蚀骨销魂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顾安然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

沈墨寒!

他怎么还在这里,怎么会和她的当事人做着那种事……

顾安然大脑嗡嗡作响,她似乎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

女人蓦地发现了顾安然,吓得尖叫一声,忙拉过被单遮住自己……

萧墨寒动作一顿,转头看向顾安然,瞳孔微微眯起,缓缓起身。

他依旧穿着整齐的西装,只是揭开了上衣的扣子和裤链,却更显得衣冠禽兽,透着知名的诱惑和危险气息……

萧慕寒随手扣上西裤,唇角带着邪肆的笑,起身迈着修长的腿一步步朝顾安然走了过来。

他深邃的眸中燃烧着扔未熄灭的慾火,唇角邪肆的笑让人头皮发麻,身上气息危险而充满压迫感。

顾安然一步步后退,血液仿佛一点点被抽空,最后被他逼到角落,被他强壮的身躯笼罩。

沈墨寒忽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

“没想到你会主动送上门来,打扰我的好事,你是不是该替我灭火?”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怎奈余生只爱你》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怎奈余生只爱你》(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ianmiqingge.com/?id=232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